出版增刊关注传统中医药,中医药在独联体有广阔市场前景

《自然》出版增刊关注传统中医药

俄罗斯横跨欧亚大陆,领土面积居世界第一位,现有人口约1.4亿,由100多个民族组成,其中俄罗斯人占82%。俄罗斯没有自己的传统医学理论体系,实际应用的传统医学、替代医学主要有水蛭疗法、顺势疗法、指压、植物药疗法、医学推拿,以及阿拉伯医学、印度医学、中医等传统医学,针灸在俄罗斯被称为“反射疗法”。俄罗斯与原苏联其他加盟共和国有着重视针灸、中草药的优良传统,民众相信中医,中医药在俄罗斯及独联体地区有着较为广阔的市场。

图片 1

12月22日的《自然》杂志出版增刊——《亚洲传统医学》(Traditional Asian
Medicine),介绍了中国和日本的传统医学的发展情况。增刊导言说,利用科学技术探究在中国和日本实践的传统医学,有助从迷信中甄选出有效的疗法。而且,草药疗法几千年的整体分析方法或许还能对现代医学有些启迪。增刊包含多篇文章,对中国传统医学的历史、现代化、专利等问题进行了阐述。其中由记者徐治国撰写的文章——《现代化:一步一个脚印》(Modernization:
One step at a
time),回顾了屠呦呦和张亭栋在中医药领域取得的成果,并称现代药物开发者可从传统中医药中借鉴许多有用的东西,但是研究人员首先必须明确和测试草药混合物。(科学网
梅进/编译)更多阅读《自然》增刊屠呦呦接受美国《临床研究期刊》访谈

中医药的市场基础

图片来源:pixabay

前苏联本土草药资源丰富,约有4000多种。民众有使用草药治病的传统,使用的药用植物品种达2000种,仅用于伤口感染的就有500多种,羌活、牛蒡、水红花、大黄、延胡索、车前草和款冬花等是常用的草药品种。俄罗斯市场上所需的草药制品主要依赖进口,成药主要来自德国、中国、日本和韩国。

5月25日,第72届世界卫生大会审议通过了《国际疾病分类第11次修订本》,首次将“起源于古代中国,且目前在中国、日本、韩国等地普遍使用”的传统医学纳入其中。针对这一决定,本周的《自然》杂志发表了一篇社论文章。文章认为,WHO将传统医学纳入ICD-11的举措将“适得其反”。

俄罗斯等14个独联体国家中,只有俄罗斯和乌克兰两个国家分别于1991年和1992年制定了传统医药政策,有些国家正在制定传统医药政策,如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等。除摩尔多瓦外,独联体国家基本上都制定了有关草药的法律法规,都有草药注册登记制度,其中俄罗斯基本药物目录中收录了260个草药品种。草药在俄罗斯等独联体国家以处方药或OTC形式存在,草药销售包含医疗声明,草药生产方需要符合GMP或药典要求。俄罗斯采用的是原苏联的药典,在独联体国家中,大多数国家都采用原苏联药典,只有少数国家采用英国和欧洲药典,如亚美尼亚采用英国药典,拉托维亚和立陶宛采用欧洲药典。

来源 | WHO、Nature等

在前苏联时期,中俄之间中医药合作较多。上世纪50年代,前苏联就开始了针灸疗法的广泛应用和基础研究,事实上形成了“针灸热”:前苏联不断派遣专家来华学习针灸、中医;邀请秦伯未等中国中医专家到前苏联考察、讲学与临床应诊;成立了一些针灸研究组织。后来受政治因素影响交流减少。改革开放以后,特别是近几年来,中俄中医药交流又频繁起来,官方还建立了合作交流机制。尤其是1996年,俄罗斯时任总统叶利钦访华时,我国专门组织中医为他调养、按摩、治疗,使其健康状况大为改观。此事使俄罗斯再次掀起了“中医热”。

编译 | 吴非

从上世纪70年代到现在,俄罗斯的大学里一直有传统医学、反射疗法等课程,但是都是西医医生在接受这方面的教育。俄罗斯是西医学中医的人才培养模式,对发展中医教育,特别是针灸教育很有兴趣。针灸被命名为针刺反射疗法,它虽源于中医,但又不完全是中医针灸,而是结合了西医反射作用原理,其方法与中医针灸相似,但临床应用和适应证有所不同。如脑出血性中风,半年后才能用针刺,因为西医认为,早期应用会使血压升高,导致脑部再次出血。

百年首次进入ICD

据俄罗斯有关方面提供的资料显示,现在在俄联邦有200~250家中医中心(有的只是取得商业注册),主要分布在大城市如莫斯科、圣彼得堡、新西伯利亚、叶卡捷琳堡等,提供的基本服务为针灸,因为针灸在1999年正式列入了俄联邦医学专业目录。目前,在俄罗斯大约有2万名针灸医生。

《国际疾病分类》是由世界卫生组织制定颁布的、国际统一的疾病分类标准。它对数千种疾病和诊断进行了分类,无论是各国医生进行诊断、保险公司确定保险覆盖范围,还是科学家对相应疾病开展研究,均受这项权威性的通用标准影响。因此,ICD在全球具有重要影响力。

中医药的发展现状

此前百年间,ICD已经进行了10次修订。而在今年5月正式通过的第11次修订中,首次出现“传统医学病证”的补充章节,将起源于古代中国,且目前在中国、日本、韩国等地普遍使用的传统医学病证纳入其中。ICD-11将于2022年在WHO成员国中实施。届时,来自传统医学的150条疾病和196条证候条目将在临床诊断中正式进入疾病分类,“阴虚”、“肝气郁结”等中医术语将被采纳。

近年来,中医药以其绿色、自然的特点越来越受到俄罗斯民众的欢迎,但是除针灸外,其他的中医诊疗在俄罗斯均不合法。尽管中药在某些疾病治疗中有很好的疗效,且副作用低、价格适中,但是俄罗斯医学界却认为,科学研究报告尚未从现代医学角度证明中医药的有效性。因此,俄罗斯允许将本国药用植物用于治疗,却不认可中国出产的中药,因此中药在俄罗斯以药品身份推广的品种还很少,主要还是以保健食品身份在使用。

图片 2

中药进入俄罗斯市场,主要通过以下途径:一是注册申报许可证后,通过合法途径进入市场。目前这类中成药不多,
其申报的许可证大都是保健食品许可证。此外,还有多种中国产含中药成分的减肥茶亦按保健食品申请许可证进入俄罗斯市场。二是正式申报俄罗斯的药品许可证后进入市场的中成药,由于注册费用高昂,目前此类品种不多。

WHO指出,将传统医学纳入疾病分类体系,意味着人们能够记录古代中医中描述的疾病流行病学数据、统计传统医学的治疗效果,从而对其安全性、有效性进行更有效的评估。

目前,俄罗斯对传统医药的研究也很活跃。在前苏联药典中收载的草药占24%,这些草药均有现代药学研究的可靠资料。据统计,到1991年苏联解体之前,前苏联医学研究人员已对3000多种植物药进行了化学成分分析。以俄罗斯医学科学院、俄罗斯营养医学院、俄罗斯传统医学院等为首的多个医学科研、教学单位共同组建了俄罗斯东方医学研究院,其主要目标是将中国传统医学从临床应用、学术研究、医学教育等多方面通过正式渠道引入俄罗斯,并逐步在全国普及。

WHO还在声明中强调,这一决定的目的是让医生有机会同时使用传统医学与西医进行诊断,为其提供一种标准参考,帮助诊断疾病。但这并非针对特定的疗法,也没有为任何传统医学疗法背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