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亢性心脏病一例,表现特殊的心绞痛

患者,男性,68岁,阵发性胸痛4年余,加重11天,呼吸困难2d入院。其胸痛特点为左前胸阵发性隐痛,有时为肩背部痛,持续2min,疼痛后继续活动症状可消失,一直坚持每天长跑锻炼,曾于当地医院就诊多次,考虑为“神经痛”,给予对症处理。入院前3个月例行体检,ECG发现“前间壁陈旧性AMI”,无症状未引起重视。仍坚持每天跑步锻炼直至入院前11d,于夜间如厕时突发剧烈胸痛持续不缓解,急诊当地医院诊断为急性下壁AMI,保守治疗9d后发生左侧心力衰竭,遂转入我院。否认高血压、糖尿病、痛风史;吸烟35年以上,30支/天,喜食油腻饮食,平素喜好运动;有高

患者,男性,51岁,间断性胸痛、心悸、出汗6个月,加重10d入院。患者缘于6个月前无明显诱因出现胸骨后压迫性疼痛,多于夜间或凌晨发病,每次发作持续约3-5min,伴有胸闷、心悸、出汗等症状,休息后缓解,未做相应检査和治疗。10d前患者于情绪激动后再次出现胸骨后压迫性疼痛,波及心前区,向左肩部放射,伴胸闷、心悸、出汗,无头晕、头痛、恶心、呕叶、发热等症状,休息l0min后胸痛缓解,此后每日均有数次发作,伴有阵发性心悸、出汗,就诊于当地县医院,行ECG和实验室检查后诊为”冠心病、心绞痛”,予以硝酸甘油、复方丹参、阿司匹林、美托洛尔等药物治疗后胸痛逐渐缓解,

患者女性,学生心前区疼痛伴活动后胸闷、气急1周,加重2天”于05.10.3019:00入院。既往体健,母亲、姐姐均有“心脏病”史(具体不详,其母亲能参加农村体力劳动,死于车祸;姐姐现大学2年级,3年前生病时,医生交待有生命危险,后治愈)。:1周前上晚自习突感胸痛,位于心前区和胸骨后,向左上方放射,但未达左肩,不伴胸闷,未去就诊,胸痛持续数小时后缓解,自觉活动后胸闷、气急,坚持上学,2天前再发胸痛呈持续性伴胸闷、气短当地医院就诊,测血压为0,心电图异常改变,急诊转入我院。病史中无感冒、发热,病后纳差,进食少,二便正常,夜间睡眠可,无阵发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