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子在妻子做人流后刀捅麻醉师,人肉支架

早晨
8:00,摄影师来到安徽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手术室时,这里已经是一片忙碌。医生通道里陆续抵达的医生在忙着更换手术服,患者通道里,即将手术的患者也一个接一个被护工们接入。27
个手术室,8:30 后将有 27 台手术开始,而这仅仅是今天一天的开始。

南都讯 记者王道斌 通讯员张丽仪
麻醉无大小,无论是硬膜外麻醉还是全身麻醉,往往都需要麻醉对象采取侧卧的方式,便于麻醉师操作。

患者家属孙某一进入手术室发现里面有一位男的,随即上前不由分说,对麻醉师拳脚相加,随后拿出刀子刺到医生右侧腰部,麻醉师李强当场倒下,孙某逃离。

每一次手术前都要洗手,这是手术中心进入手术室的最基本的规矩。

可当患者因为体重、肥胖或其他疾病因素无法正常侧身躺在时,就往往需要麻醉师或助手承担其支撑患者身躯的任务。

昨天下午3点多,在巢湖康平妇产医院,一名麻醉医生在手术室遭到患者家属刀捅。事发后,行凶者逃离医院。目前,巢湖警方正调查此事。

手术的术前准备很复杂,检查、麻醉、消毒,任何一个环节都不能忽视。

图片 1

据巢湖康平妇产医院院长祖军介绍,昨天下午1点半,孙某带着爱人小丽来到医院检查,经诊断是早孕,他们就要求做无痛人流。经过一系列检查后,医院安排了一名医生、一名护士长和一名麻醉师进入手术室进行手术。

1 手术室内外是两个世界

日前,在广州和平骨科医院手术室内,一名81岁高龄的糖尿病足老人,就享受了一次麻醉师提供的“人肉支撑垫”服务。为了支撑起老人完成麻醉,护士周琼丽脚扎马步近十分钟,用自己的上身支撑起了老人完成麻醉。

“手术结束后,我们通知在外等候的家属进来帮忙把患者扶出去,这时意外发生了。”据祖军介绍,大约下午3点半,手术结束了,护士长就通知孙某进手术室帮忙把患者扶出来。孙某一进入手术室发现里面有一位男的,随即上前质问,“手术室怎么有个男的?”

进入手术室,仿佛进入另外一个世界,里面都是墨绿色短袖,没有喧哗,甚至有些寂静。

而护士在麻醉师扎马步帮病人的照片,也很快透过朋友圈刷遍了整个医院。“很多人都觉得手术麻醉只是打一针睡一觉,这么简单的事,其实我们不仅是要患者好好‘睡着’,更要让患者平安醒来”,医院麻醉手术室主任、医学博士陈立学表示道。

护士长忙解释,男的是麻醉医生。没等到护士长解释完,孙某就上前朝麻醉医生打了一巴掌,麻醉医生随即推开他。孙某又朝麻醉医生后腰部打了一下。“当时大家都没有在意。”祖军说,后来大家才发现,麻醉医生背部流血了。

准备手术器械、小声询问、然后麻醉……一切在静静地进行着。

图片 2

随后,祖军拨打了120并报了警。同时对麻醉医生进行止血,随后将其送到安医大附属巢湖医院进行抢救。

24 手术室外,70
岁的朱佳根静静地躺在移动担架上。朱佳根来自潜山县,要做腔镜直肠手术。朱佳根有些紧张,毕竟是第一次做这么大的手术,他更希望这次手术后能够好起来,这样儿子和女儿不用为自己担心,不再有负担。

81岁高龄患者麻醉,护士扎马步近10分钟

昨晚,记者赶到安医大附属巢湖医院,受伤的高医生刚刚做完手术。据他介绍,患者家属质问他为何在现场,他说自己是麻醉医生。家属又质问,手术做完了,为何还在现场?他说,患者还没有苏醒,他还要在现场等患者苏醒。然后,他就被打了。

2 一场耗时 10 个小时的手术

日前,一张手术通知单送入了三楼手术室,81岁高龄的赵奶奶要行右小腿截肢术,因为有心血管疾病不能耐受血压心率的剧烈波动,而老年患者行全麻较椎管内麻醉更易发生术后呼吸循环并发症及认知功能障碍,为确保患者术中血压心率等生命体征平稳,制定完善的麻醉方案至关重要,麻醉科乔钟红主治医生到病房术前访视、查阅病历、交代麻醉及术中可能存在的各种风险,经患者本人及家属同意签署了椎管内麻醉同意书。

主治医生介绍,患者右侧腰背部刀伤很深。据了解,事发后,行凶者驾车逃离医院。

医生在等待手术,即将开始的是一台腹腔镜辅助下结肠癌根治切除手术。

到了真正的手术日子,麻醉医生、麻醉护士、巡回护士提早进入手术间做好各项麻醉手术前准备,各种抢救药品、物品很快到位,赵奶奶进入手术室后,巡回护士安抚赵奶奶平卧手术床上,并开通静脉通道、监护、吸氧,一切就绪后进入下一个重要步骤-麻醉。

案发当晚,涉嫌暴力伤害医生的孙某向巢湖警方自首。目前,孙某已被警方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图为2014年11月4日,安徽巢湖市,麻醉师李强躺在医院病房内接受治疗。

手术前,医生在详细查看病人的影像。

图片 3

手术前,一名医生在检查手术器械。

赵奶奶体型偏胖弯腰不便,侧卧行椎管内麻醉很困难,为保证麻醉效果,胆大心细技高的乔钟红主治医生决定采用坐位腰穿。与侧卧位相比坐位实施腰麻具有相同的麻醉效果,更容易控制麻醉平面,血流动力学更平稳,能显着提高腰椎间隙穿刺成功率。

上午 8:20,从赵智伟医生踏进第 22
手术室的那一刻开始,注定了他将在这个手术室站上 10
个小时,中间不能接电话,不能休息,更不能吃饭,甚至连喝水都没有时间,而这种情况对心外科医生来说是家常便饭,累不算,压力也非常大。

乔种红的“坐位腰穿”话音刚落,身高在160以上的业务骨干周琼丽护士二话不说扎起了马步,让自己的上身、肩膀能够支撑住赵奶奶坐在手术床边。

今天是一个患者的心脏搭桥外加大血管手术,期间要将病人的心脏停止跳动一两个小时,要将血液循环移到体外,其复杂程度不是常人可以理解和想象的。和所有大手术一样,从麻醉师到助手、护士等,十几个人,分工严密,严阵以待。

奶奶相对沉重的上半身全压在她身上不说,因为高度的因素,她还必须采取深蹲的方式来予以支撑。“老奶奶,别害怕哈,很快就能完成手术,健健康康的康复出院了”,期间的周琼丽还要不停的安慰着老人,避免老人过度担心。

心脏手术特别复杂,赵智伟戴着自己的特殊眼镜进行工作。

为了让乔钟红更好地对病人行坐位腰穿,小周护士这马步一扎将近10分钟,坐位腰穿得以顺利完成,手术医生被此场景感动,拿起手机为我们拍下了珍贵的现场影像。

8:30,手术正式开始,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众多的机器、数据和密密匝匝的管子,严密监控着患者的生命指征。

图片 4

同样紧张的还有麻醉师鲁显福,麻醉的剂量,什么时候苏醒,昏迷多长时间,都有严格的控制,从病人进入手术室后,鲁显福就开始跟踪,了解病人病情,手术状况。「对麻醉师来说,手术的过程就是和主刀医生配合的过程,任何一个环节,任何一个细微的地方出现问题,都有可能酿成事故。」

麻醉医生:并非只关注着患者的疼痛

上午 10 时许,其他手术室陆陆续续已经完成手术,准备接受下一台手术,而 22
手术室内,赵智伟和葛建军等医生正在紧张之中。中午
12:00,其他手术室医生和护士们已经结束第二台手术,并已经吃完中餐准备第三台手术,22
手术室内手术主要环节才刚刚过半。直到下午 3
点,所有人都已经饥肠辘辘,手术主环节才结束,开始止血。而这个过程,还需要
2-3 个小时,也只有这个时候,主刀医生才可能去喝一口水。

陈立学主任告诉南都记者,麻醉医生的工作场所是手术室,患者见到麻醉医生时,口罩、手术帽将麻醉医生捂得严严实实,病人麻醉醒来时手术也已经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