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床见一异位甲状旁腺腺瘤伴囊性变病例一例,岚哥岚嫂说病例第1季第6期

患者男,51岁,因”间断恶心、呕吐、消瘦1年余”于2006年6月入院。患者1年前无明显诱因出现纳差、恶心,饮水及进食后数分钟呕吐,为胃内容物,非喷射性,伴反酸、胃烧灼感;口干,饮水量和尿量增加。当地B超检查示”左输尿管结石,双肾小结石”.胃镜示”浅表性胃炎”.反复查血Ca水平高。8个月前就诊于我院门诊,查血Ca3.67mmol/L(正常值2.12~2.74mmol/L),碱性磷酸酶312U/L(27~107U/L),甲状旁腺激素1455pg/ml(7~53pg/ml),B超:甲状腺右叶上极实性结节。骨扫描:全身骨摄取增高,以”原发性甲

患者,女性,71岁,主因“呕吐、腹泻伴腹痛2小时”于2009年7月20日9:55就诊于急诊科。

患者,女性,21岁,外地来京务工人员。主因“上腹痛、呕吐伴发热2天”于2009年1月收入急诊科监护病房。

患者于当天8点无明显诱因出现恶心、呕吐、腹泻、腹痛,呕吐胃内容物,泻为粪质,共3次,腹痛位于脐周,持续性。

患者入院前2天无诱因出现中上腹绞痛,持续不缓解,伴恶心、呕吐。

既往史: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冠状动脉搭桥后2个月,脑梗死(未留后遗症)。无药物过敏史。

6小时后腹痛加重,并出现发热(最高体温38.2℃)来医院急诊,查血淀粉酶1178
U/L,尿淀粉酶11718
U/L,予抗感染、抑酸等治疗,腹痛稍有缓解,但患者出现神情淡漠和严重腹胀,查体肠鸣音消失。

体格检查:BP:163/123 mmHg,HR 80次/分,腹软,脐周轻度压痛及反跳痛。

拟诊“重症胰腺炎”收入急诊监护病房。

辅助检查:血常规正常。尿常规:Pro 0.75 g/L,GLU 5.6 mmol/L,余阴性。

既往体健,个人史及家族史无特殊,否认药物过敏史。

生化:AST 47 U/L,LDH 392 mmol/L,肾功能及电解质正常。血AMY正常。

体格检查:T:38.0°C,P:130次/分,R:24次/分,BP:150/90
mmHg。神情淡漠,双下肺呼吸音减低,HR130次/分,心律齐。腹胀,全腹肌紧张,全腹压痛,反跳痛不明显,肠鸣音消失。

心肌标记物阴性。凝血:PT、APTT正常。

血常规基本正常。

血气:pH 7.278,PCO2 38.4 mmHg,PO2 96.4 mmHg,BE -8.2 mmol/L,HCO3-
17.9 mmol/L。

尿常规:尿糖(++++),酮体(++++)。

心电图:窦性心律。腹部B超:腹腔胀气,腹腔部分肠管肠液增多,伴蠕动减弱,建议结合腹平片进一步检查。

生化示TG 22.26 mmol/L,GLU 18 mmol/L,CHO 10.16 mmol/L,HDL-C 0.65
mmol/L,Ca2+ 1.46 mmol/L,LDH 550 IU/L,ALB 35 g/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