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地冰区船舶与海洋工程水动力学基础理论研究获重要进展,近动力学最新上线的文章快报

近日,江苏科技大学教授吴国雄带领团队,研究得出了极地冰缘区断裂冰层带脉动源扰动流场显示积分解,并首次开发了断裂冰层带流场数值分析方法。相关成果发表在《流体物理学》上。

2018年9月中期近场动力学领域有五篇新文章上线,涉及海冰、颗粒材料、仿生材料和纤维复合材料的破坏模拟。其中颗粒材料在冲击波扰动下考虑颗粒间摩擦与内颗粒破裂的研究比较新颖,高速冲击下仿生结构的近场动力学破坏模拟也属首次。下面我按照上线的先后顺序依次简要介绍:

[1] S. J. Davies & C. M. White, An experimental study of the flow of
water in pipes of rectangular section, Proc. R. Soc. A 119,
92-107(1928).

在此基础上,研究小组开发了大尺度冰区航道内浮体水动力的快速近似计算方法。通过该项研究,显式地揭示了冰区航道内船舶水动力随波浪场和冰区航道尺度的变化规律和作用机理。

图片 1

(3)包含多条湍流带的多组数值实验数据的统计分析发现,湍流带之间的相互作用可导致其断裂、衰减,即使在Re=930时仍可能使流场再层流化。流态戏剧性的转变归功于一种新的湍流扩展机制-湍流带分裂(band
split)的出现。随着雷诺数的增加,尽管湍流带的断裂仍时有发生,但越来越频繁的湍流带分裂带来了越来越多的子湍流带。在Re大于1000后,局部湍流的两种扩展机制(倾斜伸长和分裂)终于在同衰减机制(分裂)的竞争中占优,从而获得了真正能自维持的局部湍流。

据悉,该项研究从势流理论出发,首次系统地推导了断裂海冰覆盖流场中脉动格林函数的显式积分表达式,颠覆了以往学者们普遍认为在极地非连续冰区脉动源扰动流场不存在显示积分解的观点。研究中得到的显示积分解,非常适合于极地冰区海洋结构物水动力数值分析程序的开发。

在纤维增强塑料的上浆过程中需要可靠的模拟方法以及失效准则。近场动力学在预测损伤演变过程及相互作用方面是一种很有前景的数值方法。本文对线性近场动力学固体材料实施了一种全新的基于能量的失效准则,并将其应用于FRP结构的微观力学损伤分析中。新准则更加实际地复现了塑性材料的失效模式,并且网格依赖性小,而且仅需要物理可测量参数。最后将新准则的结果与参考准则的结果进行了比较,并用试验观测值进行了评估。

(2)用短小的湍流带作初始扰动的数值模拟发现,当Re<660时,湍流带经过瞬时的增长后会断裂、衰减掉;而当Re≥665且没有与其他局部相干结构(如湍斑)相互作用时,湍流带可以一直倾斜伸长(图1c)。该现象解释了Davies和White的一个实验结果:他们测得的摩阻系数在Re>667后开始逐渐偏离层流解。

论文通讯作者吴国雄介绍,该项研究通过对扰动自由表面波和冰层内弯曲重力波各波浪成分的远方渐进特性分析,发现当冰区航道尺度较大时,在浮体与两侧冰层耦合作用过程中,可以只近似考虑非衰减成分波的影响。

含内颗粒断裂的颗粒材料中冲击波扰动衰减试验的近场动力学模拟

这部分结果在Physics of
Fluids
作为Letter发表[2],第一作者为力学系博士生熊向明,合作者包括陈十一教授和KTH的Brandt教授。该项目得到国家杰出青年基金和基金委创新研究群体的资助。亚临界转捩后期的成果目前整理待投。

论文第一作者、研究小组成员李志富告诉记者,该项研究发现,与开场水域中波物作用问题不同,断裂冰层带覆盖流场中的结构物,其所受水动力载荷随频率震荡变化,在波浪入射场中更容易发生大幅共振运动。研究首次揭示了弯曲重力波布拉格共振对断裂冰层带海洋结构物水动力特性的影响规律,即:在stopping
band内,物体的水动力特性基本不随两侧断裂冰层数目发生变化,而在stopping
band外,随着两侧断裂冰层数目的增加,物体的水动力将随频率变化震荡更加剧烈。

图片 2

图1.(a)扰动流场的动能演化;(b)湍流带的断裂(c)湍流带的倾斜伸长。插图是作为初始扰动的湍流带“种子”。图中显示了法向速度的等值线以及平均场在x-z面内的矢量图。

极地冰区船舶与海洋工程水动力学基础理论研究获重要进展

图片 3

Physics of
Fluids
最近刊发了工学院力学与工程科学系、湍流与复杂系统国家重点实验室陶建军课题组的论文“Turbulent
bands in plane-Poiseuille flow at moderate Reynolds
numbers
”(27,0417022,2015),报道了他们在槽流亚临界转捩研究上取得的最新成果。

此外,研究中还首次得到了非连续冰区流场多极函数,并给出了规则柱体的标准解析式。相关研究对我国极地船舶与海洋工程装备的设计研发,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指导意义。

图片 4

(1)槽流亚临界转捩过程的特征结构不是湍斑而是斜的湍流带,其中心处为小尺度涡结构,外面围以大尺度的环流。湍斑要么衰减掉要么演变为湍流带,因此其寿命比湍流带小得多。湍流带的统计特性,如流向长度、展向长度、对流速度、倾角与初始扰动无关,而且是流场自发选择的相干结构,因而是最有效的扰动形式。

相关论文信息:

————————————————————————————————————————————

流动的层流态与湍流态的动量、能量输运特性有很大差别。人们至今仍难以准确预测粘性剪切流从层流向湍流亚临界转捩的位置和临界参数,其中的主要困难在于该转捩过程对外部有限幅值扰动有很强的依赖性。这种不确定性给人们的航行器、发动机及化学反应器的优化设计造成了障碍。存在亚临界转捩的一种典型流动模型是plane-Poiseuille流(PPF),即两平行平板间的压力驱动流。

图片 5

图2. 相同的湍流带在不同雷诺数时的时空演化。红圈标识出了湍流带分裂(band
split)的位置。

近场动力学理论是国际上刚兴起的基于非局部作用思想建立的一整套力学理论体系,用空间积分方程代替偏微分方程用以描述物质的受力情况,从而避免了传统连续力学中的微分计算在遇到不连续问题时的奇异性,所以特别适用于模拟材料自发地断裂过程。然而,因为近场动力学的数学理论内容丰富且与传统理论差别较大,目前的相关文献又以英文表述为主,所以很多朋友在一开始学习时会遇到一些困难。因此,我于2016年9月建立了此微信公众号,希望通过自己的学习加上文献翻译和整理,降低新手学习近场动力学理论的入门门槛,分享国际上近场动力学的研究进展,从而聚集对近场动力学理论感兴趣的华人朋友,为推动近场动力学理论的发展做一点儿贡献!

早在1928年Davies和White[1]就对槽流(PPF)的摩擦阻力系数进行了系统的实验测量,但八十多年过去了,人们对其转捩机制的认识仍是非常不充分的,原因主要有以下两方面。首先,为避免展向边界的影响以及研究扰动流向演化的需要,流场的展向和流向尺度都要很大,这对流场的测量技术和数值模拟的规模均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其次,早期的流动显示实验发现局部扰动(如吹吸)可以在雷诺数Re大于1000时产生湍斑(spot)。受此影响,随后的研究多聚焦在较高雷诺数(Re>1000)时的湍斑上,从而忽略了一个关键问题:人工(吹吸)扰动并不是激发转捩最有效的扰动形式。

随着北极海冰在全球气候变暖趋势下的迅速消融,北极航道的夏季通航和寒区海洋油气资源的开发使得冰区航运需求不断增强,极地工程成为现阶段国内外学者的研究热点。而冰载荷作为影响极地船和海洋结构物安全性的主要因素,是极地工程研究的核心内容之一。在海冰与海洋结构物相互作用过程中,海冰的破坏模式对冰载荷的计算有着重要的影响。

陶建军课题组与瑞典KTH的Linné流体中心合作,对压力驱动槽流的转捩过程在大计算域上进行了系统的数值模拟。计算在国家天津超算中心的天河-1(A)上进行。经过近三年的努力,得到如下结果。

图:线性键型近场动力学杆中连续和离散系统之间群速度的比较

图片 6

图RVE:临界拉伸失效模式

[2] X. Xiong, J. Tao, S.Y. Chen, L. Brandt, Turbulent bands in
plane-Poiseuille flow at moderate Reynolds numbers, Phys. Fluids 27,
041702(2015).

图片 7

图片 8

图片 9